September 4, 2018

峨眉山跳崖女孩李依玲的遗书

我得了一种病,叫抑郁症。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结束。我只知道,我活的很累,很痛苦!很多人把这种病当成脆弱,想不开。我想说的是:不是的!

我从来不是个脆弱的人,就和不经常喝酒的人也得肝癌一样,没有太多的诱因,就这么发生了。这么久以来,可以说我一直活在噩梦里!不,比噩梦更可怕!就像一直有一只看不见的手,一点,一点地,把我的灵魂从身体里拖出来。然后一天,一天地,把它拖进深渊里。

那些悲伤、绝望的情绪出现的莫名,却如蚀骨之蛆一直缠绕着我,无法挣脱。一宿接一宿地连续失眠,每分每秒都徘徊在生死的边缘。总有两个声音在脑海中盘旋。一边说:死吧,死了就能解脱了。另一边说:你不能这么自私,不负责任。于是,我每天都活在这种撕扯中,一直到今天。

每次看到车,就想不管不顾撞上去,拿到刀,就想剁自己,去到人群中就想呕吐。因为责任,我只能用自己不多的意志去对抗身体的本能。在所有人面前装的谈笑自若,云淡风轻。就像在展示之前控制不住地说出自己患了抑郁症是个笑话一样。

我竭尽全力的去扮演一个所谓正常人的样子。果然,演技是与生俱来的天赋,我演的够像,所有人都被瞒的很好。

我不是没有去倾诉过,不是没尝试着救自己,也不是没有尝试过求救。然而,要不就是被当成笑话,要不就是觉得我想不开。或许换个环境就好了?或许去旅旅游就好了?或许去蹦一次极就好了。我换了地待着了,我去旅游过了,我蹦极过了,可是然后呢,还有别的办法吗?我想没有了吧?该放弃了吧?我一次又一次的努力尝试,一次又一次的寻找。换城市、换工作,给自己找事做。跑步、旅行、征兵,我真的受够了自己骗自己。一天又一天的演戏,我好累啊!这次兵检的结果告诉我,没用的。做这些徒劳无功的事干什么呢?每天像一具行尸走肉一样,浑浑噩噩,终于,我要撑不住了。终于,我崩溃了!

如果你有幸读到这些文字的话,刘永辰,我想跟你说,你成功的一步一步把我逼上了绝路。害死一个人,很有成就感吧?我希望你长命百岁。希望你午夜梦回的时候千万不要梦到我。

奶奶,我不孝,让你在如此高龄,又一次白发人送黑发人。对不起!请您怨我、恨我,最好是马上忘记我,但就是不要为我伤心难过,我不值得。真的好想再听您哼一段小时候的摇篮曲啊,可惜没机会了,奶奶,请您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我走的时候一点也不痛苦,真的。

妈,对不起,让你失望了,生我养我一场。死了还要让你背上几万块的学费贷款,不要来找我,找个好人好好地和他过好下半辈子。你还这么年轻,这么漂亮,你值得有更好的生活。

我不想成为你的拖累,就算我继续苟活着,不能正常的工作生活,又有什么用呢?对你,对整个家都是承受不起的负担。你们会一直活在我失控的阴影下,不得安宁。

不要觉得是病就一定治得好,不知道要折腾掉多少钱去等一个渺茫的结果。我对自己的状态,清楚得很。我只想在失控之前制止后续更严重事态的发生。我不想再让你操心了,原谅我,照顾好自己!

李依峰已经是个大小伙子了,我相信他能承担起责任了。他一定会让你骄傲的,不像我。不要来找我,就让我埋在这吧。这里山清水秀,我会在这得到平静的。不要难过,不要自责,我不要葬礼,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吧。我不想经历那些闹剧,把钱给李依峰留着读书,一定要答应我!

在我做好决定的最后这几天里,是我很久未曾有过的轻松日子。贾亦雯、靓、慧灵、昊昊、舒安妮、小虎、我基,谢谢你们的陪伴,我发自内心的感觉到了开心、轻松。是你们让我在生命的尽头,感受到了温暖。基,对不起了,让你承受了这么久的心理压力。答应你的,我做不到了,所以不用等着我回来了。娟儿,没法参加你的婚礼了,也没法送上彩礼了。我相信,你一定会很幸福的!

所有爱我和我爱的人,你们都要好好的。不要悲伤,不要哭泣,时光是最无情的武器,总有一天我会消失在你们的记忆力,无痕无迹。所以,不用太在意这件事,祝你们一切都好!

希望以后大家能多多关注抑郁症这个群体吧,愿这个世界多些善意和美好,少些伤害。

舍身崖的风景真的很好,云海涌动,美轮美奂,如同仙境。埋骨于此,我没有任何遗憾。佛经中说:自杀的人是没法入轮回的,挺好,不用再感受这些痛苦和无奈,也不用再孤单了!

爸,我找你来了!

人世间的诸位,今生,我就走到这一程,再见!

李依玲绝笔

2018.9.4于峨眉山

©2022 💔 Will Muse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