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16, 2021

一位日本留学工作的女生的遗书

终于结束了。

首先想说的是,我并不是因为疫情、毕业、在日本压力太大等原因而选择了自杀。

之前也说过,在我的认知中,我的人生是一场游戏,或是一场以我为主角在撰写的小说。这并不是指这个世界在围着我转的意思,你的人生里你就这个主人公,他的人生里他就是主人公。我认为人生是虚无的,假设的,不存在的。就好比我在打一个游戏,我在这个游戏里等级蛮高的,有各种稀有装备,还在游戏里认识很多好朋友,养了虚拟宠物。但是慢慢地,我觉得玩游戏好像也挺没意思的,或者是游戏外的我因为经常打游戏脖子酸痛,再或者游戏外的我要开学了、找到新工作了没时间继续玩了。总之就是 我不想玩这个游戏了,我腻了,我觉得疲惫了,我对这个游戏不感兴趣了。我跟我游戏里的好友们说“我可能之后不打游戏了”,大家得知我要注销账号,都纷纷过来劝我“别呀!你游戏里等级那么高,以后不玩的话之前不都白瞎了吗” “你那么多装备,都是之前辛苦抽到的,退了多可惜啊” “想想我们啊,咱们一起打游戏多高兴啊”等等,我说好吧,那我再玩一段时间。但其实我已经对这个游戏丧失了兴趣,打游戏也不会让我感到快乐,游戏外的我脖子越来越酸,越来越不想玩。我虽然还在继续玩着,但只是敷衍了事,因为我很清楚我总有一天会卸载它。这么说的话,应该能把我想说的感觉表达清楚吧。我对活着这件事,提不起兴趣。或者说,我没有任何欲望。这个欲望不是指瞬间的,短时间的小欲望,我也会想吃火锅,想化个什么妆,想和朋友出去玩。但是我没有内心深处的欲望,那种对生命的渴望,想要变成一个什么样的人,未来的人生我想要怎么去归划,想要买几套房什么的,这些统统没有。因为我不想活着,所以我没有欲望,因为我没有欲望,所以我更加不想活着,这是一个循环。虽然早些年的我可能还是会多少有抑郁的表现,我觉得很悲伤或者很痛苦,但其实近几年,我并没有感受到过多的悲伤,更多的是无力感和疲惫感,我在熬着,在浑浑噩噩的过日子,过完一天算一天,这种疲惫感不是因为学习压力有多大,工作多辛苦之类的外界因素,而是来自我的内心。打个比方,你和朋友约了下午3点见面,你收拾好穿好衣服打扮好准备出门的时候朋友打来电话说突然有点小急事,约会改到6点,这3点到6点的期间你就不知道做什么了,本来以为3点就要出门所以下午也没有任何安排,头发妆都弄好了也不能睡觉,你突然觉得无事可做了,开始坐在沙发上无聊地玩手机,想着赶快到6点可是时间过得很慢,你刷了半天微博一看时间才4点。这就是我刚才想说的。而我,持续这个状态,已经很多年了。这种明明不想做一件事却因为种种原因还在熬着,没有目的没有方向地熬着的感觉,真的吞噬了我的全部,我变得一天比一天疲惫,每天都是为了过完这一天而活,每天都在靠着一点点的力气拖着我的身体确保它还在运行。我也不是不快乐,我其实挺快乐的,和朋友出去玩,看电影,刷到搞笑的视频,我都能笑得岔过气去,但这些都不是真正让我感受到快乐的东西,它就像膝跳反应一样,碰我一下我会笑,但是笑完就结束了,甚至大部分时候我在过于快乐之后反而会觉得更加的疲惫。我是一具空壳。

身边也总会有好心的朋友询问我、安慰我、开导我,“你就是工作压力太大了,出去旅个游吧” “日本那个地方就是让人觉得压抑,回来就好了”,我知道他们是好意,但我每次听到这种话反而会觉得更加气愤和无言。我认为自己应该属于比较能吃苦的那种类型,任何的工作在我眼里都算不上困难,哪怕搬砖,哪怕扫大街,只要挣的钱和我付出的辛苦成正比我都可以尽力把这项工作做好。我之所以很反感别人说这样的话,因为我的身体是我在掌控,我因为什么而感到疲惫我自己比任何人都明白,我在工作学习上的疲惫就好像我刚才说的快乐,都是膝跳反应,“今天下班好晚啊累坏了”,但是睡一觉就好了,它们都不是真正让我感到疲惫的东西。我硬撑着自己的躯壳身体努力假装过好每一天,而别人总是轻松地把这些都归到工作压力太大等在我看来不值一提的外界因素上,让我觉得有被冒犯到从而更加地无力。同理,说“日本本太压抑了我才会这样”的也是一样。我在几年前的无数个夜晚哭着给妈妈打电话,让她同意我从马来西亚退学转去日本,我从到马来西亚的第三个月开始和妈妈说这件事,之后又过了一年多快两年家里才终于同意了。能来到日本我真的太开心了,我终于来了自己想要留学的国家,我可以自己打工赚点钱,也可以自己坐地铁和公交去任何我想去的地方,我喜欢不需要麻烦任何人就可以自己完成所有事的大环境。这是我一直追求却在中国和马来西亚都没法感受到的快乐,因为中国有家人在拴着,而马来西亚太大太广交通也没法做到足够方便。但是恰恰我喜欢的东西好像在别人眼里看起来是日本人的冷漠、日本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太远、日本没有人情昧、日本让人觉得压抑。大家觉得是日本导致我变得所谓的“抑郁”,甚至我的父母觉得是出国让我感到寂寞受了委屈而变得“抑郁”。但是我想说的是,如果我没有来到日本,我可能会离开得更早,是在日本的生活让我感受到了一丝丝的生活希望,而且我在日本第一次完全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也就是考上了我喜欢的大学,它让我多多少少感受到了自己的价值。可能别的人对于考上好大学这件事会觉得很一般,但是对于一个从小学习都不怎么好,任何事情都被父母插手的我来说,能完全靠自己的力量考上自己喜欢的好大学是一件多么令我燃起生活希望的事。所以,不要再说日本让我压抑了,它没有使我压抑,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救了我。我的根源性问题出在我的家庭,想要解决唯一的办法就是离开家庭,所以我蛮庆幸早早出国的,不论是哪个国家。如果我一直都在国内甚至在本地上了大学,那我不敢想象平行世界的我有多么崩溃,甚至可能已经不存在了。

我的人生啊,一直都属于一个非常扭曲的状态,就是别人看着顺风顺水,仿佛我生活中得到的所有都轻而易举,但实际上我经历的每一件好事都是用另一件事去交换的。我觉得老天爷好像看我很不爽,这是我真实感受到并且验证过也和朋友说过的,它在玩我。它对我的不好并不是那种给你一个负债累累父母离异的家庭,或者说给你一张奇丑无比残疾的身体等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的不好。而是它扔给了我100块,让我去拿,趴着去捡,但是钱用线拴着,我捡一下它就往后拉一下,让我像条狗一样趴在地上被它耍。但是事后别人只能看到“老天爷对你可真好,凭什么就给你100块不给我,你命真好”。至少在我看来,老天爷仿佛很享受捉弄我这件事。

我在2020年初的时候确定了想要离开这件事,我想在生日417那天离开。我辞掉了当时的工作,开始做一些收尾动作。我想要死在一个平和的时期,我不想死在一个混沌的时间段里,因为我很讨厌听到别人说“她是因为xxx(外界因素)压力太大自杀了”这种话,又或者说我想给我自己的小说撰写一个比较满意的结尾。然后呢,在我做完决定之后,开始疫情了。当时疫情还仅限于中国没有扩展到全世界,我说那我回日本吧,日本还算平和,等我回到日本之后,日本疫情开始爆发了。因为想要死在一个安稳的时期,而且觉得疫情期间死的话会给大家造成一些困扰,爸爸妈妈可能也没办法来日本给我处理后事,考虑到这些原因我决定将我的计划往后推迟一些,等疫情结束了再离开吧。紧接着,疫情一直在持续,而且身边有人自杀了,日本明星也自杀了,新闻上每天都是在报道xx地方学生跳楼等,自杀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甚至前两天还因为有人自杀而上了热搜,这个时期变得越来越不平和了。老天爷很清楚我不想死在一个这样的时期,所以它在我做了决定之后就开始想方设法的扰乱我的计划。在此我想说一下,我不是说别的死去的人都是不重要的或者说是扰乱我计划的外界因素,在他们的人生里他们就是主人公,而在我这边我是这个主人公,这个世界是由以大家每个人为不同的主人公而重叠起来的。我也不是没想过老天这样做可能是想要挽留我,但是仔细想了一下还是比较确定它就是想耍我罢了。看我连死都不能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时间点,看我连死都如此地被动,看我每天内心痛苦的纠结,或者看我因为想要死在一个稳定的时期所以暂时取消了今年的计划然后继续浑浑噩噩的活着。我之前不是没有崩溃过,我在夜里气得快要抓狂,我明明早早地就做了这个决定,为什么从那之后就开始一直发生事情,为什么要让我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做的事变成了看起来像跟风别人的无脑举动、自杀效应,变成了混乱2020年死的众多人里的其中一个,我为什么连死都不能死在一个自己想要的时间,我这一辈子为什么都在被耍,我到底错了什么事。后来我不想管了,我说了要走就是要走,我不再在意别人是否说我因为疫情压力太大而死,也不想管是否死在一个很多人自杀的年份,这是我对老天最后的反抗,如果连死都要被它左右,那我的人生真的很失败,既然活着时的选择我没有办法顺我自己的意,那最后这次总可以吧。

11.5的时候我自杀了,我准备好了所有的东西,安排好了所有的事情,就差最后一步的时候被发现了。哈哈,说实话那一瞬间我对这个世界从失望变成了失望透顶。从那开始到现在的三个月里,我一点都不觉得侥幸或者幸运,每发生一件让我烦躁的事我都会把它归到如果当时死了就不会有这些事情的发生。

死亡对于我来说并不是一件大事,它只是我选项里的其中一个。生命对于我来说其实挺不重要的,电脑卡住了那就重启,觉得活着没什么意思那就结束好了。所以我并不是因为悲痛欲绝、被爱情所伤、对人生绝望等原因选择了冲动自杀,我对这个事情看得挺淡的,或者说是无所谓,在别人眼里看起来我甚至毫无异常,每天嘻嘻哈哈,该上课上课、该工作工作,吃香喝辣逛街拍照。可能在部分人的眼里,并不能理解我为什么要这样。这篇文字是我早就写好的,然而我在11.5号那天自杀未遂之后,一点都没有劫后余生的感觉,只有更加地崩溃,我从那天之后的所有不受控制的情绪,都是因为我恨我自己为什么还活着。我之前不是没有想过“要不就好好活下去”,但在每一次鼓起勇气好好地生活之后都会产生更大的疲惫和厌恶,我放弃挣扎了。我认为精神疾病是没有办法根治的,它不像感冒、肿瘤等疾病,疾病可以治好,但记忆没法消除,精神疾病并不是无缘无故得的,它都是由于曾经的经历而产生的。所以这本身就很矛盾。之前是在国内看医生,最开始确诊的是重度抑郁症,后来换了更好一点的医生,被诊断是双向情感障碍,然后我被要求住院了。后来每次回国都要复查开一堆药带到日本来,妈妈总是关心地问我吃了药有没有好一点、药起不起作用,我每次都很难回答,因为我觉得没用。上次回国因为疫情原因没法复诊所以回到日本之后我去了一家日本的精神科医院想要开一些药。在做完检查和谈话后,医生很明确的跟我说,他认为药物对我来说没有用,因为我的病情严格来说并不属于病理现象,让我产生痛苦的东西已经在长达20几年的时间里融入了我的身体,不是吃药这么容易就能解决的事。说实话听完他说的话我心里挺放松的。以前没有人跟我说吃药对于我来说没用,我就坚持在吃,药很贵,但我自己没有感受到任何变化,在为了吃而吃。后来我问医生那我应该怎么做呢,他说有聊天型的咨询,价格有点小贵,我又问那对我来说有用吗,医生说“说实话,我觉得意义不大”。我就想到之前有个人在网上说,他经过长期的治疗之后他的医生最后和他说“可能有时候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活着”。

最后我想说,死亡不是一件坏事,至少对我来说不是,我终于获得了解脱,也真的很快乐。总有人说自杀的人很想不开,其实我觉得吧,不是想不开,而是想得太开了。我的游戏结束了,但游戏本身还再继续,只是有一位玩家注销了账号而已,人类本身就是单独的个体,活好自己的人生玩好自己的游戏才是最重要的,还在游戏里的朋友们要继续好好玩游戏哦!

我先走啦,拜拜。

梅一凡
2021年2月16日

©2022 💔 Will Muse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