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书博物馆

2020

Dec 15

北交大大三学生的遗书

再见,各位我所熟识的,或是陌生的人们。 如果你们看到了这段文字,那就说明,我以自己的意志,经过深思熟虑,选择了毁灭自己,这无关任何人,和学校,和辅导员没有任何关系,和我的同学,或是我熟识的人更没有任何关系,希望我的室友或是什么和我关系亲密的人不要借此去闹事。如果你们因此而获得了保研的资格,或是别的什么更大的利益,那对于我们身边那些少说奋斗了三年,多说奋斗了二十年的同学或是同胞不公平。另外,如果你们真的白嫖了三个保研名额的话——为什么不是五个呢?我觉得咱们寝室确实有两个人值得——你们就得给我立个牌位供起来,明白? 我不会试图塑造一个完美的死者形象,那样的形象只能给人一种“我的自杀是一幕毁灭了某种美好事物的悲剧”的印象,只有把一个千疮百孔,扭曲至极的我展现出来,才能让你们体会到我选择毁灭的必要性——然而我并不能将这样的自己完全展示出来,因为在写下这段又臭又长的文字的同时,我那些扭曲的,疯狂的, …
Nov 19

一位up主的遗书

如果你能发现这条评论那说明你很关心我!谢谢你的关心呀! 不想发表负能量动态影响了大家的心情,所以就发这里了,不希望被太多人看见免得把大家的心情搞坏。 现在我应该已经在异世界了! 对不起,我太笨了,这边的生活对我来说可能太累了,从小到大发生的很多事情我都完全搞不懂,需要接受的东西又多又复杂,可能我生来就是个工具人,只适合反复做一件事,需要处理的事情多了我就处理不过来了。我很自闭,遇到了难事也不愿意找别人帮忙,全部自己扛着,有不会的就上网找方法,也不喜欢麻烦别人,感觉打扰别人很不礼貌。我太怕生了,动不动就脸红,动不动就说不出话了,要是我家附近有凶杀案,警察来询问我,那我直接当场脸红支支吾吾然后被抓走。 可能是高二高三那时开始,我就不像别人那样有那么多感情了,注意力也很难集中,脑子里容易出现各种自尽的想法,就像有人在我耳边说话一样,有时还会产生幻觉,不知道是什么毛病,最近甚至越来越严重了。从那个 …
Oct 15

成都大学党委书记毛洪涛遗书

从未发过朋友圈,就以这样的方式结束吧。 人生五十未满,少年勤勉,青年奋进,中年有成,却因职业选择的最终失误走入了绝境。过去八个月乃至一年多,确实是人生最艰难的时段,精神上崩溃、身体已失调,每天面对越来越理不清楚的乱麻。 终于确认了,一直坚持原则,在一个完全不讲道理的单位,真行不通,因为他们利益勾连更坚定顽固;虽然独善其身,两袖清风,但身陷污泥浊水,拼尽力气难以改造环境,日渐一日觉得无力无助。 还是缺乏艰苦复杂环境的历练,一身书生气,满腔正义情,到了这样的年龄和级别,还天真地简单相信人性的真善美,一年多的成都大学工作,已是头破血流。 一路走来,遇到过小人、伪君子、邪恶的人性,王清远,是极致了。披着学者的外衣,满心名利追逐;在成都大学建立起的利益集团和独立王国,强力防御着全面从严治党和党委领导下校长负责制的政策要求,连续挤压三任党委书记,而我是被害最深当然也是斗争最强烈的。一年多来,本人受到的 …
Oct 14

一位同性恋男子的遗书

最后的决定 1.我的离开不需要追责任何人,这是我个体的自由选择。生活在这片土地十九年,愈发的认识到一切都在赴往无法挽回,一切都在腐烂,未来对我来说没有吸引力,我可以轻松的看见自己框架以及那个被囚困中的我。死亡是一张解脱的门票,我知道自己的死相会很难看,不可名状的器官也许是脑浆溅在绿化植物上,黑色的血液不断渗出。从高楼坠下的那一刻我最能体会生命的窘迫,而死亡赋予它意义。 2.十八岁的我永远会嘲笑三十岁的我,这是我十八岁生日认识到的结论。我嘲笑,藐视那些所谓的大人,我的父母,老师,还有乱七八糟的领导。高中三年的班主任我认识到你们这些成年人有多么的荒唐,每次他们训话我就想到他们也是这样被他们的领导训话的,我也意识到将来我也会同他们一样被训话然后去训话低我一级的人。这样的权力关系不对等让一切失去沟通的可能,只有居高临下的命令以及欺诈自己的认同,就如同三十岁的我一样,十八岁的我会永远嘲笑他们和变成三 …
Oct 13

大连理工大学研究生的遗书

大家好,我是大连理工大学化学工程专业专硕三年级学生,导师是Z老师。我的研究课题是… 啊,别走嘛我不是来进行答辩的啦(笑哭.jpg) 只是想来告个别,待会我就准备一挂解千愁了。 今年真是糟糕的一年呢,国际国内都鸡飞蛋打的,想当初为了逃避找工作考了研究生,结果刚考上贸易战就开打,就业形势一下严峻了起来。今年又赶上疫情,好像这三年读研期间世界跟闹肚子似的。 啊对了,说起闹肚子我不知怎么的越来越受不了圣女果,最近一次吃完之后拉了好几回。 然后我还想起刚考上之后没多久,一个认识的学长推荐我去跟Z老师学习,第一次跟Z老师见面他把煤化工行业的上下五千年都给我讲了一遍,讲到一半我肚子也不舒服,精神也快绷不住了,但脸上还得维持认真听讲的表情。估计那一次是我人生中坚持最久的一次。之后每次找他,哪怕是问个小问题,都有可能让我坐在沙发上听他讲半天行业背景,从此我分不乐意去找他商量事情。 这三年过的,额,过的挺快 …
Sep 29

峨眉山失联女孩的遗书

这段话我反反复复编辑不下几十次了,如果有什么不妥的,也请大家不要介意。 当大家看到这段文字的时候,我已经结束了生命,没有痛苦,会尽力做一个漂亮的鬼,不要担心,也不要哭。 先说一声对不起,向我的妈妈和朋友们。 对不起妈妈,你为了我真的付出了太多,太辛苦了,是我不争气,没能报答给你任何东西,除了对不起我没有什么能对你说了,真的对不起。希望你能宽容坚强,一如既往。如果有下辈子,不要生小孩了,要一直漂漂亮亮,自由快乐。 还有朋友们,抱歉我没有好好道别,担心你们内疚自责,怕你们觉得给我的关心不够,我想说不是那样的,你们做得很好,是世上最好的朋友。希望你们想起我时,不要伤心,只记得我的美貌,哈哈哈哈哈。我就不一一道别了,但你们要记住,我真的爱你们呀。然后,各自珍重,不要停下开启新篇章的脚步,更不要因为我哭。 我从出生到死亡,从没有扎根在某处,就像断了线飘向云天外的风筝,并没有在哪里留下太深刻的痕迹,所 …
Feb 26

11岁单亲男孩跳楼遗书

当你们看见这些字时,我已经跳楼了,我真的撑不下去了,会不会直接死我也不知道,当还是谢谢你们陪了我这么多年,如果我直接死掉的话,好好对待剩下的孩子们(我们家的),不要让她们也得抑郁症,我都不知道我有没有得抑郁症,再见。都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到。 对了,还有我如果真的直接死的话,我希望有人可以一直玩我的游戏。 手机里的。 2月26日 “无药可救”的孩子

2018

Dec 12

旅行的孤独风

当你们看到这条微博,我已经走了,我熬过了1584天,终于在今天凌晨结束了,谢谢各位,我熬不下去啦,所以我走了。对不起,各位,我还是撑不下去。
Sep 4

峨眉山跳崖女孩李依玲的遗书

我得了一种病,叫抑郁症。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结束。我只知道,我活的很累,很痛苦!很多人把这种病当成脆弱,想不开。我想说的是:不是的! 我从来不是个脆弱的人,就和不经常喝酒的人也得肝癌一样,没有太多的诱因,就这么发生了。这么久以来,可以说我一直活在噩梦里!不,比噩梦更可怕!就像一直有一只看不见的手,一点,一点地,把我的灵魂从身体里拖出来。然后一天,一天地,把它拖进深渊里。 那些悲伤、绝望的情绪出现的莫名,却如蚀骨之蛆一直缠绕着我,无法挣脱。一宿接一宿地连续失眠,每分每秒都徘徊在生死的边缘。总有两个声音在脑海中盘旋。一边说:死吧,死了就能解脱了。另一边说:你不能这么自私,不负责任。于是,我每天都活在这种撕扯中,一直到今天。 每次看到车,就想不管不顾撞上去,拿到刀,就想剁自己,去到人群中就想呕吐。因为责任,我只能用自己不多的意志去对抗身体的本能。在所有人面前装的谈笑自若,云淡 …
Jan 7

江西高一学生跳楼遗书

当你看到这条说说的时候,大概再也见不到我了,这是我为数不多不带滑稽的说说,我给这个世界带来了不少欢笑,但无法给自己带来欢乐,我想离开这个世界,在我逝去之后,不要有人为我哭泣,希望你们能继续欢乐的走下去,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2022 💔 Will Museum